<output id="550dt"></output>
  • <mark id="550dt"><option id="550dt"></option></mark>
  • <span id="550dt"></span>

    <strong id="550dt"></strong>
  • <mark id="550dt"></mark>
    <ruby id="550dt"><menu id="550dt"><nav id="550dt"></nav></menu></ruby>
    <ruby id="550dt"></ruby>
        故事首頁 > 警事 > 故事
        為人父 知父愛
        2019-06-18 08:41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 劉成義
        今夜巡邏,午夜時分,電臺不同尋常的安靜。透過車窗,凝視著對面的街巷,一改白天的喧囂與繁忙,取而代之的是寧靜與閑適,平安幽靜的夜色給這個炎熱的盛夏平添了一抹涼意,此刻家人亦同萬家百姓安然入眠,耳畔回響起女兒稚嫩卻清晰的“爸爸”,如天籟拂過心間,流淌著無盡的美好,嘴角不覺上揚起來。身為人父的我,愈加切身感悟到“父親”這一概念的厚重。 入警以來,我的兩個小公主先后降生,不敢說她們會對世界有多大改變,但有一點毫無疑問,她們給整個家庭帶來了無限的歡聲笑語。第一次眼睛追隨物品、第一聲嘎嘎地笑、第一個翻身、第一顆牙齒、第一回比劃動作、第一聲“爸爸”、第一次邁步、第一次背上書包……這些再平凡不過的成長規律,卻是我們最幸福的刻度標識。不計回報地付出愛,見證成長是何等美好的事情。懷抱著可愛的小生命,頓時對“心肝寶貝兒”一詞有了截然不同的態度轉變,疼愛憐惜之意表達得恰到好處,毫無矯情之嫌。想到自己又何嘗不是父親萬般寵愛的“心肝寶貝兒”,旋即內心洋溢著雙重幸福。 前些日子,孩子夜里突然發燒,心急如焚的我抱起女兒疾步奔向醫院,好在醫生診斷為普通感冒并無大礙,可是看著小家伙小臉通紅、呼吸急促、渾身無力,我內心充斥著不安、不忍與不舍。孩提時的我每次生病,言談不多的父親總是用皸裂的右手輕輕撫摸我的額頭,或許他那粗糙的手掌對溫度的感覺不太靈敏,會彎下腰用那寬大而慈愛的額頭緩緩碰觸我的前額,全身發燙的我瞬間能感受到細致入微的“涼涼”父愛。 那一年,父親為給哥哥和我積攢學費,離開收入微薄的化工廠,外出到工地干活。一個夏日傍晚,他從工地的高架上跌落下來,我卻渾然不知,假期回家看到病床上帶著護頸的父親,幾欲開口,哽咽又止。心痛之余頗感萬幸,頸椎骨裂的父親差點就高位癱瘓。子女生病,父母總是第一時間陪在身邊照顧左右,可是換做父母,卻是極盡可能地不麻煩子女。亙古以來,寸草難以報春暉,這不求回報、甘心情愿的愛在代際之間傳承、延續。 腦海浮現出兩個跨越時空的畫面:其一,一個稚氣未脫的小男孩坐在年輕父親單車的后座上,一面調皮地晃動著雙腿,一面信誓旦旦地講:“等我長大了,就可以騎車帶著你了!”。其二,一位瘦弱的老人推著載有孫女的嬰兒車,面對孫女滿眼幸福、飽含愛意,微笑令他的皺紋更加明顯、深刻。看著父親消瘦的身軀,我內心不禁泛過一陣強烈的酸楚,無情的光陰、無私的付出,將偉岸如山的父親消蝕得這般憔悴滄桑。 父親這棵“蘋果樹”,毫無保留地將果實、葉子、樹枝甚至軀干都傾其所能地奉獻給子女,年老之后,單剩下枯萎卻敦實的矮樹樁,他最大心愿還依然是子女們茁壯成長,倘若有一絲私念,那便是期盼孩子能常回家看看,安靜踏實地坐在樹樁上聊聊天。 父愛如山,虛懷若谷卻堅實穩重,默默無言卻質樸深沉!
        强奸电影